dota2明星 评论(0)

对话海涛:辱骂和指责换来的是行业的凋零

2017-04-13 易竞技 T

  2017年4月1日,这个日子全世界都不吐不快。DOTA2解说海涛在这一天略带轻松的发表了名为《结束了》的一篇文章。

  文章的最后这么写到:“至于《梦想X计划》第二季,有不怕赔钱的机构和赞助商可以联系我,什么IP什么权益我都无所谓的,我养不起了,但我想给这个可怜的孩子找个有钱的爹…

  辛酸之情,溢于言表。对于理想主义者海涛来说,他十多年的心路历程究竟是如何走下去的?没有探索野区直捣黄龙梦想的人生,还算是人生吗?

  于是海涛讲了讲这部剧,讲了讲他的理想主义,讲了讲他的现在和将来。

  理想主义背后的“梦想X计划”

  捷克前总统哈维尔曾经说过:“我们坚持一件事情,并不是因为这样做了会有结果,而只是坚信,这么做是对的。”

  做一件事的原始动力如果是因为喜欢,那么大部分不会长久;如果一件事的原始动力是有利益,那这个东西一定会长久下去。这是人类社会的基本法则。

  这部关于DOTA的网剧《梦想X计划》的诞生无疑被归到了前者,海涛在采访中不止一次略带苦笑的形容了这个游戏现在的困境,他用较为温和的口吻说道:“现在DOTA的市场和圈子都不够大,我们喜欢这个游戏,希望在这个游戏的内容方面可以进行一些尝试。”最终的结果却是沉重的,海涛长文中用“惨败”形容了这个本身就不被看好的项目。甚至连他本身都没敢去考虑这部剧带有悬念的结局背后的故事可能是什么。遗憾和欢乐没有出现在海涛构筑的世界里,出现的只有无奈和难过,因为第二季的暂时缺席,这部剧的无奈深深烙在了他的心里。他自己本身已经承认这部剧在商业上的失败,但如同每一个视产品为孩子的热爱者一样,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个更好的归宿,所以掩面说出了:“什么我都可以不要,只希望这个孩子能有个好爹。”

  大概电竞圈从没有人像他一样这么渴望自己的产品由别人来接盘吧。

  而这部剧从最终市场评价效果来看则是毁誉参半,豆瓣分超高评论一片歌舞升平的情况下很多玩家也在别的地方对这部片中的一些瑕疵进行了抨击和吐槽。海涛则对于自己被喷的最多的情怀牌表示了不同的看法。海涛眼里“情怀”而来的高分就是他们在制作这部网剧时真真切切想要表达的东西,而玩家通过这部剧收获了自己的青春回忆和感动打出的高分正是这部剧所应得的一部分。令人欣喜的是豆瓣上也有许多评论是因为看了这部网剧才对这个游戏有所了解,哪怕一千个观看的人里有一个人因为这部剧而对DOTA有所了解的话,想必海涛也会因此欣慰一分吧。

  从整个采访来看,海涛对DOTA抱着朴素的喜爱和真诚,像是那种想要把自己所有知道和想要表达的都一股脑告诉你的恋爱中的男生。而这种品质也是他认为这部网剧最大的特点。海涛试图告诉观众整部剧中所透露出的真诚是整个网剧团队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准,并且从这么多年的内容试水上他们非常自信自己就是最懂那批DOTA玩家的人。这份真诚就是海涛为自己的网剧所发表的最强广告词。

  不管如何,《梦想X计划》代表着DOTA玩家的一段回忆,希望更多的玩家也能先看看这部剧究竟如何,再去急切的在微博上发表自己的BO3吧。可以确定的是,海涛和这部剧的幕后团队,对于中肯的意见和建议的渴求比我们要强烈的多。资本市场理性的判断来源于玩家的不理性,每一个人对于这部剧的关注,都能让他走的更远。

夸父和普罗米修斯的故事

  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似乎必须要有一些悲剧色彩。

  太多人指责海涛成名后利用所谓的“吸血”挣钱,但极少有人知道海涛过去的故事。所有人看的到他风光无限的时刻,却不知道他在游戏风云时期住十四个人群租房的辛苦时刻。

  所幸生活也只是消磨了海涛热爱DOTA的心,并没有消灭他,在访谈的过程中不禁强烈的感觉到海涛像夸父,也像普罗米修斯。

  说他像夸父,是说他对于DOTA近乎愚蠢的追逐和奉献,甚至自己已经逐渐淡出主流DOTA圈子的时候,也要“弃其杖,化为邓林”为后面的人尽力铺平一些道路。如果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话,那海涛一定不能算其中之一。

  从最早的解说DOTA,到号召良好风气的不图不挂素质游戏,到创立Imbatv之初自费报道Ti,再到接盘DK并易手IG、IGV间接促成了如今的IG双雄,再到那个叫好不叫座的好汉杯、再到这部《梦想X计划》,你可以说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商业活动,但你更应该明白这其中的风险和所需要的实力并非所有人均能承担。

  在我看来,粉丝可以不理智,内容生产者若想追逐最大的利益自然需要调整自己的位置以胜任更多的位置并取得良好的利润,海涛的许多决定从商业层面无疑是夸父逐日般的愚蠢与悲凉,DOTA像是太阳一样从市场吸引程度和玩家数量两个方面起落着,海涛却在为了族人拼命想要追上他并拯救他,从他身上那么多的故事里,你自然可以因为他的偏执而取笑他,但如果你了解他的付出,也可以为他的付出鼓鼓掌。不过遗憾的是,那个“夸父”海涛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DOTA2海涛正式回归Esports海涛。

  在中国常常有这么一种怪现象,因为一个人的过去而忽视他的现在,或者因为一个人的现在去忽略他的过去。在谈梦想时挖出种种基本商业规律下的妥协,在谈面包时又空谈理想和空中楼阁。

  海涛饱受这种折磨,并决定放弃这样的日子过好自己的生活,这大概也是遂了他和喷子的最原始的愿望了。

  能够回归自己的ID“Esports海涛”让他很开心,也如释重负。没有imbatv的光环,没有DOTA圈KOL的压力,我们在解说席上越来越少的看到他的身影,在公众面前越来越少的找到他的位置,直到只能在微博上看他和水友BO3时,才明白他是真的只把自己作为“一个DOTA爱好者”了。海涛没有丝毫掩饰的说自己目前工作会把很大一部分重心放在王者荣耀和其他的一些游戏上——提到这个海涛还是略微伤感的暗示到自己其实还是更喜欢dota一些,只是伤心的多了也就放下了,好像恋爱的两个人被流言所扰,甚至有些青春期的感伤味道。

海涛和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先生

  所以当海涛的那句“我现在对自己的定位仅仅是一个dota爱好者”在我耳边响起的时候,我想到的反而是一句“不要再对我进行道德绑架了,蠢货。”

  罗曼罗兰曾经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看清生活后依然热爱生活。

  海涛的普罗米修斯之路也是如此,作为推广DOTA并使其成为那五年最火爆的竞技游戏的人,海涛把这把火引向了大众的视野,然后被大众中的不理性者绑在了高加索山上承受他们的啄食。

  但海涛还有权利和机会愤怒,他从不吝啬自己的恶语和喷子正面对刚,甚至在微博上还有类似于“Fight me”的原始决斗般的叫嚣。我称他为“愤怒者海涛”,海涛毫不介意的承认了。但他更深层次的剖析了这一切的内在原因:

  摧毁这个世界的从来不是愚蠢和暴力,而是冷漠和无所谓。

  海涛是这么说自己的:“我觉得很多时候生气是因为在乎,就是因为我太在乎了,所以我才会愤怒。当我放下了之后我可能就没那么愤怒了,但那也是因为我根本不在乎这些了,其实我觉得这也是件挺可悲的事情。

  黄宗羲说过这么一句话:大丈夫行事,论是非,不论利害;论顺逆,不论成败;论万世,不论一生。

  这也正在提醒所有热爱这个游戏的人一个事实:“你无需去考虑一个人做的事情是否正确,你需要考虑的是他是否在和你一样热爱着这个游戏。可以坐下来慢慢谈的事情一旦付诸于辱骂和刀枪,那么得到的自然就是整个行业的凋零。

  电竞行业的预言家

  一片歌舞升平的世界是可怕的。这也是那句广为流传的“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的最初情景。

  在Ti6中国Wings夺冠之后,全国一片歌舞升平,但海涛却长文发表了对中国DOTA的隐忧和焦虑。在当时这篇文章被批评和喷子的声音迅速淹没,狂热的粉丝用“Chinese dota best dota”拒绝一切质疑。

  对话DOTA解说海涛:既是逐日者 亦是采火人事实上煞风景和政治不正确这件事海涛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而海涛的预言也很快成为了现实,Ti6之后中国DOTA沉寂了很久,直到DAC才再次登顶。而海涛也对近日的DAC中国军团的表现一如既往的忧虑:中国DOTA拿到这个冠军并不能高枕无忧的觉得凌驾于其他战队之上,警惕性仍然是不可少的一点。

  不仅如此,海涛对于DOTA2的更大担心还在于他所处的内容行业。电竞内容发展到今天越来越僵化也成为了客观事实。观众的审美情趣提高速度快到媒体难以想象。所以Imbatv也做了《百晓生》、《游戏麦霸》等一系列传统媒体综艺转换来的电竞类的内容试水,以期在内容这门生意上做的更大一些。残酷的是,海涛觉得DOTA2的周边内容的探索还远远不够,他以时下较火的的王者荣耀举例,官方已经开始布局相关的网剧,而DOTA2这一传统且历史相当久远的IP目前也只有一部烂尾的《倒不了的塔》。而《梦想X计划》脱胎于这个背景下也没能摆脱时代的潮流,惨败的背后这个问题却仍然没能回答,在英雄联盟有桌游和诸多官方纪录片,王者荣耀都要诞生网剧的情况下,千千万万DOTAER热爱的游戏除了比赛还能给我们什么呢?

  我们应该庆幸,诸如海涛这样的内容生产者对前途仍然保持着乐观。作为互联网最大的受益者之一,电竞这个概念却没被互联网的风潮拖向下半场。“电竞大发展需要内容并且迫切的需要内容,这个行业还有相当大的上升潜力。我相信这里还会有非常大的提升。”如果说占有你的时间是今年互联网的主题的话,海涛和他背后的团队无疑正在努力的朝这个方向发展着。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海涛在采访中还是表示:”我本人仍然不会去碰LOL的内容,但是我们公司本身不排斥,这是我个人的选择。”

  在海涛发长文感慨网剧不易后不久,完美前公关的回应便又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而海涛本人也第一次对这位公关所说的一系列命题做出了回应:

  “他们说我们做的网剧没有价值,如果按照他们这样的逻辑可能除了“上央视”所有第三方的内容生产都是一种无意义的事情?事实上大部分游戏如今都呼吁各种第三方内容生产的加入,包括时下非常火的狼人杀和王者荣耀的网剧都已经提上了日程。我不理解他们为什么可以毫无顾忌的说出来第三方的内容“没有意义”。这其实是一种非常典型的施恩心态,这在我们这个圈子也太过于普遍了。许多人常常把共赢的事情看成自己的单方面施舍。比如我们想采访一些选手或解说时,明显会感觉到他们会误解你是要去蹭他的热度。而这种事情你几乎不会看到在例如炉石、守望、CS:GO和王者荣耀的圈子的人面前发生。”

  除去自己的孩子自己亲的义愤填膺之外,海涛的这番话仍然指出了游戏单打独斗的困窘境地,兵团作战是如今互联网时代的一个重要途径,游戏亦如此。电竞游戏向来都是一个生态,如果周边产业没有办法获得合理的利润的话,这个行业也将迅速凋零。就像直播平台迅速助燃了电竞,电竞内容的不断探索应当是有意义的,即使失败和不完美,却总需要有人抱着愿景和努力探索出第一步。

  在与完美的一些不快上,诚然有着海涛“护犊子”感慨别人家的孩子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怏怏不乐,但更多的是他对于整个内容产业先行者缺乏的苦闷和不甘。

海涛参加《一站到底》

  指纹识别不是苹果率先发明,却靠着Iphone5S开创了新的解锁方式。人类历史的发展全都归功在探索两个字上——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但正如海涛所说“有人去做慈善,他虽然是花钱,但是他也能从中得到自己的快乐,他也会很开心;但如果我做一件事情还要被骂,怎么都不开心的话,我想我也不会去做了。”

  采访至此,倒并不是想要吹嘘海涛做的事情多么有意义,更不想定义双方的对错。而是我猜想敢于用脚伸进水中去试温度的第一个人,最起码是个勇士。我同样不认同他的许多观点,但我并不想否定他的许多认知。这个圈子渴望认认真真做事的人,无论他的目的是否单纯。做好事,得到应得的报酬;做好事,给他无上的荣誉。二者都是这个新兴行业所需要的。

  罗永浩在和罗振宇的长谈中谈到了理想主义,用了“创造不仅仅是钱的价值”的这个词语。而内容创业个中的艰难晦涩与变现的困难和焦虑,大概也只有海涛和他的团队能明白其中的苦楚。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他们可以继续为我们提供“盈利与价值”并存的内容,前者,是叫时代不能辜负我们;后者,是我们亦不能辜负这个时代。

相关推荐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QQ空间 百度贴吧
取消